用科学研究来证明——辟谷,真的可以吗?

2018-04-20 17:55 来源:丁香智汇 作者:杨涛
字体大小
- | +

「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庄子·逍遥游》

经常阅读修仙问道类小说的朋友一定会对「辟谷」这个词非常熟悉,书中的主角在修道成仙之路上的第一步往往都是辟谷,如果不是的话,只能说明这个作者没有修仙常识、基础理论掌握的不扎实。因为根据古代道家的理论,人食五谷杂粮,要在肠中积结成粪,此乃污浊之气,是修仙的大忌。也就是说,如果不首先进行辟谷的修炼,「龙傲天」等人的传奇人生也只能停留在起步阶段。

言归正传,不知从何时开始,「辟谷」这一概念从仙侠小说走入了现代生活,它被认为是一种养生保健方式,很多商家从中嗅到商机,于是大大小小的辟谷训练班进入了人们的视野,至于效果么,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来听听,南京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杨涛教授以专业学术角度围绕「辟谷」的话题说了什么?

「辟谷」与减肥:

有效,但不满 1 年反弹尤为明显?

减肥是时下非常热门的话题,很多人为了减肥接受了减肥手术或者服用了减肥药物进行治疗,而近年的研究表明,「极低能量饮食」也是可以用于治疗肥胖症的有效方式。一项国外的研究 [1] 纳入了 1109 例肥胖患者,并记录了他们在接受了「极低能量饮食」(800 kcal/day)后 3 年内的体重变化情况,研究结果表明,3 年内患者平均体重下降了 6.4 kg,接受「极低能量饮食」治疗同时服用肥胖药物治疗的效果要优于单独的控制饮食,此外,「极低能量饮食」治疗不满 1 年的患者体重反弹现象尤为明显。

众所周知,多数 2 型糖尿病患者也饱受肥胖的困扰,而对于肥胖合并有 2 型糖尿病的患者,「极低能量饮食」也可以显著减轻患者的体重,其效果要优于「低能量饮食」(800-1200 kcal/day),和 Roux-en-Y 胃分流手术的效果没有显著差别 [2]。

「辟谷」与糖尿病:

有效,或促胰岛β细胞功能恢复?

上面提到「极低能量饮食」可以帮助 2 型糖尿病患者缓解肥胖问题,那么它是否可以直接治疗 2 型糖尿病呢?答案是肯定的,一项研究 [3] 纳入了 8 名青少年糖尿病患者,对他们进行了「极低能量饮食」(<3360 kJ/day)的治疗,8 周后,增加他们每日的摄入量至 6300 kJ/day, 34 周后,结果非常惊人,在仍接受随访的 5 名患者中,4 人不再被诊断为 2 型糖尿病,可谓是达到了逆转糖尿病的效果。而后续的一些研究也对其机制进行了分析,有人 [4] 认为是因为「极低能量饮食」促使了胰岛β细胞功能的恢复,从而逆转了 2 型糖尿病。 

除此之外,「模拟空腹饮食」也被证明可以促进胰岛β细胞的再生 [5],还可以通过降低游离脂肪酸水平改善胰岛细胞功能和胰岛素抵抗 [6]。对于正在使用胰岛素或口服促进胰岛素分泌剂者、需要提醒的是可能发生的低血糖风险,应有预防和应对措施。 

还有一些研究提示,「极低能量饮食」和「模拟空腹饮食」有可能通过免疫调节和改变肠道菌群来影响 1 型糖尿病的进程,但这仍需进一步的实验来验证。

「辟谷」的真面目:

如何正确看待「辟谷」?

那么对于我们普通人,该如何正确的地看待「辟谷」呢?首先,我们要明确「辟谷」的概念,我们的「辟谷」绝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服气辟谷或服药辟谷,我们要倡导的是一种在医学常识支持下的科学系统的控制能量的摄入。之后,还要考虑「辟谷」的目的是什么,是想要减肥,治疗糖尿病还是单纯的想维持身体健康?

无论是哪种目的,都需要在医生或者有医学知识的人的指导下进行,否则可能没有效果甚至出现严重后果。比如糖尿病的患者,在服用降糖药的情况下切忌擅自进行「极低能量饮食」等措施,这会极大的增加低血糖的风险。

此外,杨涛教授在接受丁香园采访时着重强调道:

「 应该提醒广大老百姓,要慎重对待社会上辟谷培训班,要注意主办者和『导师』是否具备医学教育背景和临床医疗经验,否则存在健康风险。」

小结:

综上所述,「辟谷」并不能简单理解为「断食」,传统文化流传至今的一些理念和方法,我们需要应用现代科学技术进行「升级」。

何种疾病、何种病程适合应用何种方法,如何在治疗过程中进行效果和安全性监测、并进行方法优化?这些都是我们需要通过现代医学研究手段需要探索的问题。

而盲目「辟谷」,最终面临的或将只是「歧途」。

参考文献 

1.     Sumithran P, Prendergast LA, Haywood CJ, Houlihan CA, Proietto J. Review of 3-year outcomes of a very-low-energy diet-based outpatient obesity treatment programme. Clin Obes. 2016; 6: 101–7.

2.     Rehackova L, Arnott B, Araujo-Soares V, Adamson AA, Taylor R, Sniehotta FF. Efficacy and acceptability of very low energy diets in overweight and obese people with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A systematic review with meta-analyses. Diabet Med. 2016; 33: 580–91.

3.     Gow ML, Baur LA, Johnson NA, Cowell CT, Garnett SP. Reversal of type 2 diabetes in youth who adhere to a very-low-energy diet: a pilot study. Diabetologia. Diabetologia; 2017; 60: 406–15.

4.     Lim EL, Hollingsworth KG, Aribisala BS, Chen MJ, Mathers JC, Taylor R. Reversal of type 2 diabetes: Normalisation of beta cell function in association with decreased pancreas and liver triacylglycerol. Diabetologia. 2011; 54: 2506–14.

5.     Cheng CW, Villani V, Buono R, Wei M, Kumar S, Yilmaz OH, Cohen P, Sneddon JB, Perin L, Longo VD. Fasting-Mimicking Diet Promotes Ngn3-Driven -Cell Regeneration to Reverse Diabetes. Cell [Internet]. Elsevier; 2017; 168: 775–788.e12.

6.     Tushuizen ME, Bunck MC, Pouwels PJ, Bontemps S, Van Waesberghe JHT, Schindhelm RK, Mari A, Heine RJ, Diamant M. Pancreatic Fat Content and β-Cell Function in Men With and Without Type 2 Diabetes. Diabetes [Internet]. 2007; 30: 2916–21.

更多精彩内容,欢迎关注丁香智汇

丁香智汇动态二维码.gif

编辑: 文千月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