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问 8 答解决桥本甲状腺炎诊治

2018-10-18 16:47 来源:丁香园 作者:徐乃佳
字体大小
- | +

桥本甲状腺炎是最常见的甲状腺自身免疫性疾病,也是引起甲状腺功能减退症的重要病因。该病病程较长,临床表现复杂,可与多种甲状腺疾病并存,极易误诊、漏诊。

接下来,不妨暂时搁下手中的事情,看完本文 8 问 8 答,一起掌握 HT 的诊治精华吧!

HT 的名称从何而来?

1912 年,日本人 Hashimoto 首次报告了 4 例甲状腺无痛性肿大的患者,其病理特征为弥散的 B 及 T 淋巴细胞浸润于甲状腺组织,甲状腺滤泡上皮细胞遭到破坏。故称桥本甲状腺炎 (Hashimoto′s thyroiditis, HT),也叫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

是怎么被 HT 盯上的?

简单说,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为 HT 的发病创造了条件。遗传无法左右,环境因素或许能为治疗带来启示——包括细菌或病毒感染、肠道菌群失调、碘摄入过量、药物 (锂剂或抗癌药物)、年龄与激素水平、硒或维生素D不足及精神因素和环境污染等。

哪些人容易被 HT 盯上?

因地区和种族不同,HT 年发病率约 0.3-1.5/1,000 人。HT 的好发年龄平均为 30-50 岁,无论男女,发病率随年龄增加。但 HT 更偏向「勾搭」女性。

通过哪些临床表现来识别 HT?

HT 早期可无症状,随着病情进展,大部分患者出现甲状腺功能减退 (甲减) 的临床表现。部分患者表现为甲状腺毒症 (如心悸、手抖、食欲旺盛、消瘦等) 或甲状腺毒症与甲减交替。

HT 在病程中有甲状腺功能亢进症的表现称为桥本甲亢。HT 还可与 Graves 病并存。

局部表现有甲状腺呈无痛性、弥漫肿大,峡部肿大明显。质韧,表面不规则,可呈结节状。约 10% 患者有甲状腺萎缩。

诊断 HT 要参考哪些检查?

1. 甲状腺抗体:

TPOAb 和/或 TgAb 阳性,尤其是 TPOAb 有更高的特异性和普遍性。

TPOAb 滴度与淋巴细胞浸润甲状腺的数量即甲状腺炎症水平和超声的低回声程度密切相关。

疾病初期以 TgAb 为主,后期 TPOAb 占主导地位。但是,TPOAb 和/或 TgAb 阴性并非诊断 HT 的金指标。

12~26 % 及 14% 的正常人群可能分别出现 TPOAb 和 TgAb 阳性,超过 75% 的 Graves 病患者也会出现 TPOAb 阳性。这些抗体阴性也不能排除 HT。总之诊断 HT 要结合病史、表现及其它检查。

TSBAb 与 TSAb 也能检测,但未能全面开展。通常以促甲状腺素受体抗体 (TRAb) 测定取而代之,但此法无法将 TSBAb 与 TSAb 区别开。

2. 超声学检查:

表现为甲状腺体积增大,弥漫性低回声,不均质改变;或见散在的条索状强回声,呈分隔状或网格状。

3. 放射性核素显像:

表现为甲状腺增大,分布不均匀与稀疏,或呈「冷」结节改变。 甲状腺摄碘率早期可正常甚至升高,随着病情的发展摄碘率下降。

4. 活检:有条件或诊断需要时可行甲状腺细针穿刺细胞学活检。

HT 如何治疗?

甲状腺功能正常者,每半年至 1 年随访。

HT 伴一过性甲状腺毒症时,无需抗甲状腺药物治疗,可用β受体阻滞剂或糖皮质激素。HT 合并 Graves 病可使用小剂量抗甲状腺药物。

甲状腺毒症与甲减交替出现采取放射性碘治疗为宜。甲减者使用左旋甲状腺素 (L-T4) 治疗。L-T4 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甲状腺抗体水平。

硒制剂、糖皮质激素等药物有助于降低甲状腺抗体水平,仍需进一步观察和验证。

HT 出现甲减后需长期使用 L-T4 吗?

有研究发现,HT 合并甲减患者经 L-T4 治疗后,甲状腺功能自行恢复,TSBAb 消失。因此 HT 患者一旦出现甲减,并非都需要长期使用 L-T4,需边治疗变观察。

HT 与甲状腺癌的关系是怎样的?

HT 时升高的 TSH 显著增加甲状腺乳头状癌 (PTC) 的发生风险。有研究表明高 TPOAb 水平 (>1300 IU/mL) 是甲状腺多病灶 PTC 的预测因素。

参考文献

1. Takasu N, Yoshimura Noh J. Hashimoto's thyroiditis: TGAb, TPOAb, TRAb and recovery from hypothyroidism. Expert Rev Clin Immunol. 2008, 4(2): 221-37.

2. 高莹,刘明明,修瑞娟. 桥本甲状腺炎的免疫学发病机制进展. 内科理论与实践, 2013, 8(6): 392-396.

3. 李宁,章清华,方佩华. 甲状腺刺激阻断性抗体在桥本甲状腺炎中的作用--TSBAb 和 TPOAb 的相关性分析. 中华医学会全国内分泌学学术会议, 2010.

4. Mariotti S, Caturegli P, Piccolo P, et al. Antithyroid peroxidase autoantibodies in thyroid diseases. The 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and metabolism 1990, 71: 661-669.

5. Feldt-Rasmussen U, Hoier-Madsen M, Bech K, et al. Anti-thyroid peroxidase antibodies in thyroid disorders and non-thyroid autoimmune diseases. Autoimmunity 1991, 9: 245-254.

6. R. Ahmed, S. Al-Shaikh, M. Akhtar. Hashimoto thyroiditis: acentury later. Adv. Anat. Pathol, 2012, 19: 181-186.

7. D.S.A. McLeod, P. Caturegli, D.S.Cooper, et al. Variation in rates of autoimmune thyroid disease by race/ethnicity in USmilitary personnel. JAMA, 2014, 311: 1563-1565.

8. Giorgio Grani, Giovanni Carbotta, Angela Nesca, et al. Acomprehensive score to diagnose Hashimoto’s thyroiditis: a proposal. Endocrine,2015, 49(2): 361-5.

9. Smutek D, Sucharda P, Sára R. Quantitative indicators ofsonographic image of thyroid gland and their relation to antithyroid antibodiesin Hashimoto's lymphocytic thyroiditis. Stud Health Technol Inform, 2002, 90: 8-12.

10. 胡宇美, 刘伟, 陆广华. 甲状腺自身抗体联合测定在 Graves 病与桥本 甲状腺功能亢进症鉴别诊断中的意义. 中华医学杂志, 2003, 83(11): 940-942.

11. 中华医学会内分泌学分会《中国甲状腺疾病诊治指南》编写组. 中国甲状腺疾病诊治指南:甲状腺炎. 中华内科杂志, 2008, 47(9): 784-786.

12. Shuai Dong, Qing Xia, MS, Yi-Jun Wu. High TPOAb Levels (1300IU/mL) Indicate Multifocal PTC in Hashimoto’s Thyroiditis Patients and SupportTotal Thyroidectomy. Otolaryngol Head Neck Surg, 2015, 153(1): 20-6.

编辑: 董玥廷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