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亢性低钾周期性麻痹实战分析:只知道补钾远远不够

2017-06-23 17:35 来源:丁香园 作者:刘光辉
字体大小
- | +

低钾血症在临床上相当常见,而且病因非常复杂,我们不能仅仅满足于通过补充氯化钾而使血钾恢复正常,而应仔细询问相关病史(包括影响血钾的药物使用情况)、详细体格检查和必要的实验室检查查明低钾血症的病因,方能彻底根治低钾血症。

男性,30 岁,因「发作性四肢不能动弹 10 余天,再发 3 天」入院。患者 10 余日前因工作劳累后感觉四肢乏力,随后四肢不能动弹,休息后好转,次日于本市某三级医院就诊,查血钾为 3.5 mmol/L,未经特殊治疗自行好转。1 周前再次出现上述症状,查血钾 3.8 mmol/L,未经治疗自行缓解。3 天前饮酒后呕吐,遂出现全身疲软无力、四肢不能活动,于我院急诊查血钾为 2.3 mmol/L,经过口服和静脉补充氯化钾后,四肢恢复活动,为进一步明确低钾病因收住入院。

入院后追问病史,患者自诉近 3 个月食欲明显增加,且有心慌、怕热和多汗。否认高血压病史和类似疾病家族史。

体格检查:BP 120/70 mmHg,皮肤温暖潮湿,无明显突眼,额纹减少,双侧上眼睑挛缩,甲状腺Ⅱ度肿大。心率 115 次/ 分,律齐,无杂音。双肺呼吸音清,无罗音。肝脾不大,双下肢不肿。双下肢肌力为Ⅴ级,双侧膝腱反射存在,病理反射未引出。实验室检查见下表 1;甲状腺同位素检查见甲状腺对称性增大,摄取功能增强(图 2);摄碘率明显增加和高峰提前(图 3)。

表 1 患者入院后实验室检查结果


图 2 甲状腺对称性增大,摄取功能增强


图 3 摄碘率明显增加和高峰提前

患者为亚洲青年男性,以低钾麻痹为首发临床表现。追问病史有心慌、怕热、多汗、食欲亢进等症状,体检发现甲状腺弥漫性对称肿大,心率明显增快,实验室检查发现 T3、T4 显著升高,TSH 明显降低符合甲亢表现,TPOAb 明显增高提示为自身免疫性甲状腺疾病,因此首先想到发作性低钾麻痹与甲亢有关。

甲亢性低钾周期性麻痹到底是什么?

甲亢性低钾周期性麻痹(TPP)是发生在某些甲亢患者,以发作性肌无力和低钾血症为特征、甲状腺毒血症解除后可自行缓解的离子通道疾病。TPP 是周期性麻痹最常见的病因,尤其多见于亚洲和拉丁美洲年轻男性,该人群中青年男性甲亢患者约 10% 会发生低钾周期性麻痹。

尽管甲亢女性多见,但 TPP 却多见于男性,男女比例从 17:1 到 70:1 不等。其临床发作特点与家族性低钾周期性麻痹(FHPP)类似,表现为反复短暂发作的肌无力,重者可引起肌肉软瘫,近端肌肉比远端肌肉受累更严重,常常先累及下肢,然后发展至肩胛带和上肢。与格林巴利综合征、横贯性脊髓炎和脊索急性压迫导致的肌肉瘫痪相比,TPP 极少影响呼吸肌,从不影响肠道和膀胱平滑肌功能。摄入富含碳水化合物的食物或甜点、饮酒、剧烈运动常常是 TPP 发作的诱因,每次发作持续几小时至 72 小时,发作间歇期无任何症状。

TPP 与 FHPP 的区别有哪些?

与 FHPP 不同的是:①发病年龄:TPP 发病年龄 20~40 岁,FHPP 一般在 20 岁以下发病;②性别和种族差异:TPP 多见于亚洲和美洲印第安人,男性明显多于女性,FHPP 多见于高加索人,无性别差异;③家族史:TPP 有甲亢家族史,FHPP 有低钾麻痹家族史;④甲亢病史:TPP 仅发生在甲亢患者,当甲状腺功能恢复正常时停止发作,FHPP 没有甲亢的临床特征;⑤遗传倾向:TPP 多为散发性,FHPP 属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性离子通道疾病,现已发现与骨骼肌上编码二氢吡啶类敏感的电压门控钙离子通道α1 亚单位的基因(dihydropyridine-sensitive voltage-gated Ca2+ channel α1-subunit,CACNA1S)(FHPP typeⅠ)或者河豚毒敏感的电压门控钠离子通道α亚单位基因(tetrodotoxin-sensitive voltage-gated Na+ channel α-subunit,SCN4A)(FHPP typeⅡ)突变有关。

TPP 的发生机制

一般认为,TPP 的发生机制目前仍不太清楚,可能与细胞膜上的 Na-K-ATP 酶活性增加有关,Na-K-ATP 酶基因的上游存在甲状腺素反应元件(TREs),甲状腺素能通过转录和转录后机制增加 Na-K-ATP 酶的活性。甲亢时β肾上腺能受体激活进一步增加 Na-K-ATP 酶的活性,从而促进钾离子由细胞外向细胞内转移,这也能解释为什么临床上应用非选择性β受体阻断剂能部分缓解低钾麻痹的发作。

此外,TPP 患者与没有 TPP 的甲亢患者相比,口服葡萄糖刺激的胰岛素分泌更多,而胰岛素能增加 Na-K-ATP 酶的活性,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富含碳水化合物的食物和甜点容易诱发低钾麻痹的发作。骨骼肌运动时钾离子从细胞流出,休息时钾离子则进入到细胞内,此可以解释为什么低钾麻痹发作仅发生在运动后休息期间,而再次远动时可终止发作。近来研究表明 TPP 也属于离子通道疾病,与一个新的基因 KCNJ18 的突变有关,该基因编码内向整流型钾离子通道 kir2.6,该基因在骨骼肌上表达,其转录受甲状腺激素的调节。

TPP 的治疗

TPP 的治疗包括迅速纠正低钾血症和防治低钾麻痹的再次发作。低钾发作时给予 10% 氯化钾溶入到生理盐水中以 10 mmol/小时的速度静脉滴注(1 g 氯化钾含 12.5 mmol 钾离子)或口服氯化钾 2 g,每 2 小时 1 次,但要注意密切监测血钾,以防出现反弹性高钾血症。有研究表明,口服大剂量普萘洛尔(3~4 mg/kg)亦可迅速终止低钾发作。TPP 的预防包括避免高碳水化合物、高盐饮食,避免饮酒和过度劳累;口服普萘洛尔 20~80 mg,每 8 小时 1 次;选用抗甲状腺药物或放射性碘或手术控制甲亢,一旦甲状腺功能恢复正常,TPP 就能得到根治。 

本文作者 | 刘光辉,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内分泌科主治医师

指导专家 | 赵家胜,同济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内分泌科主任医师

编辑: 李晴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